会发光的都是电灯泡

北极圈常驻居民
重量级鸽子选手

Q:【贷人专场】说出你心中的神仙舞台吧!

书院来信!!

We We !!!

新浪漫主义!!

第一首是一直在关注的事件被写成了歌,代子哥yyds!

WeWe相当经典改编自beyond真的超好听!依加的声音还在头盖骨盘旋!

飞贼!高级的浪漫~

【   寒消雪点,暖弄烟丝,又去年时候。蕙芽初透。轻澌尽、蹙蹙翠波风皱。


      浅黄晕柳。微隐映、琼芳孤秀。最爱他、纤指轻轻,折暗香盈袖。


      艳质固应低首。却休惭秾丽,不似清瘦。也还知否。


       可人处、飞燕玉环都有。罗浮梦后。更莫问、前村沽酒。


       但好教、腻白娇红,镇年年如旧。   】


活动主题: 联芳词

活动时间: 4月22日

活动内容: 张晚意生贺联文


卡司名单:

 @陈三月    【桐花】

  “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于老凤声。”


 @小陈先生   【樱花】

  樱花是春日阳光给予人间的吻,一抬头满眼皆是浪漫。


 @易念意   【薄荷花】

  “哥。”  

  “嗯。”

  “等疫情结束,我们去看薄荷花开吧。”

  “好。”


 @会发光的都是电灯泡   【七色堇】

  七色堇的故事本意是叫人不要贪心,张晚意却偏偏听出另一层意思,他告诫自己:你该知足了。


 @闻人苏   【昙花】


 @怪就怪天气   【葛花】

  乌龟养一只就够,小狗也不能有第二只。


 @余霄年   【桔梗花】

  “桔梗花开了,希望在我的下一个青春,我还能再爱你一次。”


 @瓶砸砸_   【玫瑰】

  “Plus  que  tout  au  monde .”


 @o0O   【向日葵】


 @窄窄的路   【格桑花】



策划 | 美工 :  @瓶砸砸_ 

宣发 :  @会发光的都是电灯泡 

吉祥物 :  @Rainbow* 



文案:元代  王行 《联芳词三首》


4月22日敬请期待......




脑洞✘2

哨向,大家喜欢吗?


黑暗向导 Kinn  ✘  S级哨兵 Porsche

精神体为:白狮Mile ✘ 黑豹Apo

哨兵和向导分为B级,A级,A+级,S级和黑暗级


黑暗向导的精神触丝非常恐怖,可以造成哨兵失去意识以及精神图景被摧毁以至于精神紊乱而失控。


Kinn和Porsche为第一帝国的塔服务,他俩就属于那种互相看不顺眼但契合度高达99%,一些命中注定。


第二帝国的长子Vegas企图夺取第一帝国的领导地位,从而引发了三大帝国的战乱。


Porsche在一次军事行动中为了取得最终胜利受重伤......


这个估计会和潘海利根的鹿一起更新~


【KP】潘海利根的鹿 <1>

EABO的设定

白兰地Enigma Kinn ✘ 烟草味Alpha Porsche



  疼,钻心的疼。



  子弹擦过肩膀,皮肉绽开将衣襟染得一片猩红,血腥气弥漫开来,嘴里的腥咸令他感到了威胁,眼睛里不再盛满了胜券在握,有了点惊慌失措的意味。



  Kinn的胸膛起伏不定,断断续续地喘息着,枪声在耳边炸开,Big中弹,自己后脖颈的腺体热得发烫,白兰地的味道泄了出来,来自Enigma的威压不仅仅让杀手们迟疑了一瞬,保镖们也是神色一凛,才反应过来,穿过狭窄的幽暗蓝色小路,视野瞬间开阔。



  有着性感小麦色皮肤的男人慵懒地坐在箱子上神色惬意,空气中弥漫着上好烟草的味道,这时的烟草香最为鲜嫩纯粹,像是刚采摘下来的烟叶,没有进过任何加工处理,保留着最原始最新鲜的味道。可那男人手里钳着的只是市面上常见的劣质烟。但此时Kinn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帮我解决掉这些人。”



  “五万。”眼睛眯成一条缝。


  “好。”


  自己的目的达到了,Porsche秉承着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原则,和那几个人打在一起,也把刚才那不是很愉快的情绪发泄出来。



  他是他们夜店里最受欢迎的店员。傍晚是逢人迎笑的屌丝,夜里是风骚无束的浪子。这就是他外表看起来潇洒的人生实则让他疲惫不堪的人生,他接受了,也懒得改变。在被噪音包围、被灯红洒绿包围的夜店里,Porsche游离在家庭之外,体会着可以暂时忘掉叔叔那一堆烦心事的快感,也不错,当然是在遇到Kinn之前。



  骑着摩托车逃离现场后,Porsche笑着提醒Kinn赶紧把那五万给他,可Kinn刚刚把失控的信息素收敛回来大脑尚且处于混沌状态,一时间没反应过来。Porsche不知道他的特殊情况,只当他是要耍无赖,上手就要撸下Kinn手腕上的劳力士。在手指触碰到手腕皮肤的瞬间,Kinn激灵了一下,青筋暴起把Porsche的胳膊给钳住。



  “Wait!Wait!”Porsche及时阻止了Kinn的下一步动作,那两只胳膊有力得很,Porsche用了十成十的力气才压制住,随后指尖轻轻一拨,将Kinn手腕上的表顺了下来。



  令Porsche奇怪的是,刚才情绪异常激动的人,在一瞬间像是僵住了一样,就任由他把表拿走了。


  “就该这么好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后知后觉的Kinn盯着Porsche修长有力的双腿


  “你问这干嘛?”然后是被牛仔裤边缘勾勒出的劲腰


  “我好把感谢的花篮——”接着是裸露的平直锁骨


  “送对人。”最后是闪着光的眼



  “......我叫Jom。”Porsche笑得谄媚,然后潇洒地骑着摩托走了,鼻尖还萦绕着刚才那怪人身上的味道,低浓度的白兰地嗅不出酒味儿,只剩淡淡的葡萄香,“是Omega吗?”



  Kinn则站在原地,看着刚刚一骑绝尘而去的背影,回味着刚才新鲜的烟草香。



  事情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对于Kinn来说,搞到Porsche的身份并不难,所以他看到Porsche出现在酒吧门口垮着个脸的样子甚至内心是有点兴奋的。


  “我现在很累,给我调杯酒吧。”


  没有华丽的动作和多余的夸张表情,一杯橙子皮威士忌,放到Kinn的面前。


  “这里环境太吵了,咱们换个安静的地方聊聊。”


  意料之中得到了否定回答。



  威逼利诱以及强硬手段下,Porsche现在在Kinn的私人游艇上,头上蒙着黑布,手则反剪在背后,和Kinn废话那么多只为解开绑着自己的绳子,椅子丢出去击中一个保镖,又有两个保镖冲上来,少爷傲慢地挥挥手,示意保镖把自己放开,他这幅毫不在意的模样惹怒了Porsche,没人能这样轻视他,他在酒吧是最惹人注目的存在,是地下打黑拳的“凤凰”,是不容小觑的。



  “来真的?”



  随后俩人扭打在一起,拳拳到肉更能发泄他此时不爽的情绪,可能是怒火上头,他此时的拳法全然没有以前那样游刃有余,像一只愤怒的犀牛,露出的破绽被Kinn捕捉并狠狠地报复回来。Kinn是有认真学过人体结构的,腰部、膝盖、脚踝等这些部位被打到真的很疼,但也不至于威胁到生命,Porsche一时落了下风。



  在Kinn分开Porsche腿时,Porsche趁着他重心不稳调换了两人的位置,少爷打架处处透露着胸有成竹的矜贵,可像他这样多年混迹于地下拳场的人,阴损招多的是,于是一招“猴子偷桃”让Kinn措手不及,而后的伶牙俐齿又咬在颈侧,都是细嫩的地方当然禁不起这么折腾,失神中Porsche跑到甲板上。



  恼羞成怒的Kinn冲着空气“叭叭”两枪,本以为会逼得Porsche答应来做他的保镖,结果人直接给跳下去了,更可怕的是Porsche跳下去的那一瞬间Kinn居然有些担心?!



  “我这是怎么了?”




TBC.


昨天没发文,被体育系给锤爆了!气得我,没发文,今天补上......


你们说我还有必要把剧情复述一遍吗?还是简单过渡后开启我们美好的xing福生活呢~





【KP】潘海利根的鹿 <0>

设定:EABO

  白兰地Enigma Kinn ✘ 烟草味Alpha Porsche


  楔子


  白兰地的香气轻盈甘醇,含着微酸的葡萄香气,因此酒香里还透出几分清爽明亮,质感甘冽。


  酒香之后迎来了烟草香,衬托烟草的干燥辛烈,烟草飘逸,包围酒香的清冽甘醇。


  压抑而又自得其乐,欲望与克制兼具,干脆利落却又温情脉脉。



TBC.


  大家的热情让我害怕,所以我就来更文啦,准备写一个小小的连载,有啥想看的情节可以在评论区评论,我会尽量满足吼!

  新的一章在写了在写了!

脑洞~

不知道大家对EABO有没有兴趣呢?


E在ABO世界观中是一个新的性别,比O更稀有,也更神秘。


而Kinn恰恰是个E


E可以标记A,被E标记的A会变成E的专属Omega


是不是很戳!


Porsche以为Kinn是个Omega才需要那么多保镖


就在准备标记Kinn时被Kinn给标记了



白兰地Enigma  Kinn  ✘ 烟草味Alpha  Porsche


有人想看吗~想看就写




【靖右联文 | 19:00 Via Brolo 爱的无字天书】

上一棒:@海鸥情史 

下一棒:@Amblius 



  任子威喜欢武大靖,很喜欢很喜欢。



  

wb:会发光的都是电灯泡618



  

  于是武大靖和任子威就走进了这片花海,外表看起来缤纷热闹的油桐花,内心却是恬静的,而他俩在一起四年了,和油桐花一样,只是随着时光过往,不曾相对,也不曾分离。




FIN.

【越晚 | 春日宴 | 06:00 】《驯服》

  上一棒:@小陈先生 

bgm:COMPLETE MESS 


Cake马启越✘Fork张晚意

诶嘿嘿~


设定补充:


Cake&Fork的世界中共有三类人,即Cake,Fork和普通人。其中Cake和Fork为极少数,大约几十个人中才会出现一个Cake或Fork。


Cake与Fork与其说是敌对不如说是捕食者和食物的关系,这也恰好揭示了两者的本质。


Cake于Fork是“非常美味的人类”,除毛发和指甲外都是可供Fork食用且美味至极的食物。


除了这些还有我自己的私设~


——————————————


  张晚意是个Fork。


  最初他自己是不知道的,直到有一天他在朋友如炬的注视下面不改色地吃掉了一整个芥末馅儿的青团才被人提醒——


  原来自己是个Fork。



  他没有味觉也没有嗅觉,只有视觉冲击才能给他这平淡的人生来点刺激,他觉得自己这一辈子应该就这样了,碰到一个专属Cake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他也不想年纪轻轻就为了夺回嗅觉和味觉在牢里过一生。


  直到——觉醒年代开拍。


  到了片场就被一股新鲜到冒泡的橘子汽水儿的味道给冲昏了头,味觉在一瞬间达到了顶值,恍惚间他好像真的听到了气泡破裂的声音,呼气和吸气变得无比顺畅,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他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在久违的正常世界中呼吸。还没反应过来,后背就被拍了一下,吓得张晚意马上要来一个可以媲美柚子的4A,而马启越只感觉脸前吹过了一股风然后就看到了不慎跌到地上的张晚意。



  “没事儿吧,陈延年同志?”马启越朝地上的张晚意伸出了手。



  “没......没事儿。”张晚意尴尬得很,在一个14岁小屁孩儿面前摔倒可太掉面子了,但转念一想,相处的时间还长,面子也是能补回来的,随即握住了眼前的手。



  马启越僵了一下,握着张晚意的手骤然收紧,张晚意有些不解,动了动手指想要把手抽出来。马启越看了看张晚意,了然,松开了手,看着他走远了。 



  “有意思......”马启越笑了。



  马启越是个Cake,他生来就知道,好在周围的朋友都是普通人,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也没什么实质性意义,如果他们没有用那种看一个马上要死掉的人的可怜兮兮的眼神来看自己的话。



  可是就在刚才,在握住张晚意手的那一瞬间,类似于被捕食者天生的机敏一样的反应让马启越快速反应过来:面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Fork,终有一天他会吃了自己,但日子总得过,于是从第二天起,马启越就贴上了他从未贴过的阻隔贴,来提防张晚意。



  可张晚意实在是个对马启越有着致命吸引的人,他的冷笑话,他的坚定,他的脆弱,他的亲近,他的疏离......都让马启越不能自已。每次看见张晚意亮亮的眸子,他就觉得一腔爱意絮絮地堵在嗓子眼,咽下是意难平,吐出又无从言说。满心喜欢无处倾泻。



  “马启越,你可真行啊——”



  “张晚意,你可真刑啊——”


  张晚意一回到酒店,就扑在了大床上,橘子汽水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挥之不去,虽然远比第一次闻到的时候淡很多,但相处了这么久下来,他已经确定,这气味来自于马启越。



  “他一定很美味吧——”



  但马启越这时候才14岁,遵纪守法的张晚意克制住自己的天性,费力地进行着正常人的社交。戏拍完了,完的猝不及防,感官再一次陷入了沉寂,于是他期待着和马启越的每一次相遇。有时候张晚意就在想,自己是真的喜欢人家,还是感官的依赖在作怪。



  还没等张晚意想明白,自己就迎来了和马启越再一次见面的机会——3月25日的微博之夜。



  “3月25日,这日子听着有些熟悉......是......马启越的生日.......他,18岁了?!”



  成年后,马启越的脸上少了分稚嫩多了份深邃,看上去有种耐人寻味的帅气,可张晚意此时非常不爽,非常烦躁。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下滑,看到马启越的领口里袒露一半的锁骨,还有紧贴着皮肤的像锁链一样的项链。这是危险信号,和马启越掺了蜜的笑容一样,带着一种陌生的引诱,引诱他犯罪。



  真是不容易,活动终于结束,张晚意紧紧绷着的弦在一瞬间放松,疲惫涌上心头,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实在让他始料不及。在准备关上房门时,突然的一股蛮力将他放在门把手上的手猛一下落空,天花板在张晚意的眼前飞速翻转,额头传来一阵钝痛:自己被门拍到了地上。



  “哥,你没事儿吧?”马启越笑着看着地上的张晚意,宛若他们的初见。



  当自己的手指顺势扣上张晚意的手腕摩挲时,多次的肢体触碰已使他的动作愈发熟练,他也早已不再像第一次握手过后那样心跳飞快浑身发烫。不曾想他哥竟直接挣开他的手腕,猛烈的一推使他重心不稳向后退了几步。



  马启越突然有点心慌。脾气很好的张晚意不是不会发脾气,但他生气时的低气压足以让自己心慌很久。但是没有一次是这样的过激反应,没有一次是这样的大打出手。他猛地起身将张晚意一把摁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



  此时才发现张晚意的神色很不对劲。他漂亮的眼里结了一层盈盈的泪,眉心拧作一团,好看的唇细细抿成一条直线,被他握着的手腕微微地颤抖,马启越愣住了。



  “快走,别管我了,快走——”



  马启越本来是有些生气的,但看到平时冷淡自持的哥哥变成了现在这样,他突然心情很好,他想和他哥干点什么。



  “来吧,哥,让我来喂饱你。”



wb:会发光的都是电灯泡618




  一个Fork居然被Cake“吃掉”了,简直不可思议!



Ps:我也不知道微博之夜啥时候开,瞎编的~别在意~


下一棒:@啊瓚是未來. 



【      绿酒一杯歌一遍

          再拜陈三愿

          一愿郎君千岁

          二愿妾身常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

          岁岁长相见             】



活动主题:春日宴

活动时间:3月25日

活动内容:马启越生贺联文



卡司名单:

 @小陈先生 

 @会发光的都是电灯泡 

 @啊瓚是未來. 

 @七月微风知晚意 

 @易念意 

 @写文的言乐yu 

 @闻人苏 

 @窄窄的路 

 @余霄年 

 @酉禾予象 

 @瓶砸砸_ (掉落)



美工/策划: @瓶砸砸_ 

主催: @会发光的都是电灯泡 

精神支柱: @Rainbow* 

文案:冯延巳《长命女·春日宴》



3月25日值得我们的期待!